明月照松枝

爱与正义的管道工:

Side Effect (下)

队长生日快乐!

好像也没啥要说的,总之就是,生日快乐。

🍥Ma-ko🍤:

小动物一定要有体型差这种执念已经对我根深蒂固了【

盾冬樱花泡菜汉化组:

twitter:https://twitter.com/pocopocopep

翻译:茄哥哥

授权编号:29

剩余两张走里站,密码放评论,未成年请自觉闪避,第四张黑盾预警

#黑盾x冬兵#潜chi行han猎wei杀sui

My Prayer。:

 #黑盾x冬兵#潜chi行han猎wei杀sui

神盾局已经快半年没有获取到任何关于Winter Soldier的消息了。
那个神秘的刺客如同人间蒸发一样,黑进再多的地下网络与监控设施也没有任何踪迹。

而此刻拿到最新线报违反规定私自出勤的Rogers正浑身紧绷,带着近乎狂热的躁动在狙击目镜里盯着消失已久的刺客。
他像饥饿了一冬的猎豹,贪婪觊觎着寻觅已久的鹿羚。

冬兵正在执行任务中。
美国队长靠着隐蔽的位置,惬意的看着自己的鹿羚狩猎。
冬兵溅着血的一举一动他都觉得美极了,尽管他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明明一直在他脑海里的是Bucky以前干干净净的样子。

Barnes蹲在一具尸体旁边,低头在那人身上来回摸索什么,之后把他要找的东西放进口袋。
他干净利落的杀了整整一巷的人,现在正在清点战利品。
猎豹仍然在安静的等待。他要等到鹿羚的警惕性降到最低的时候,再扑上去,一击致命。

冬兵依然没有太过放松。
即使在遍地死尸中间,他也轻手轻脚小心的绕过也许隐藏着危险的物品,每隔两三秒都会突然抬头望向某个方向来确定没有被人跟踪。
但是他看不到阴影里的人。
这就是你的弱点,尽管在草原上捕食吧,你看不到灌木后面的猛兽。

猎豹如此专注,连睫毛都没任何颤抖,他在三楼的高度端着狙击枪,宽厚的背部弯出流线型的精练肌肉。
他等的就是现在。Rogers的喉结上下翻动着。
他看到Barnes终于把机枪放到地上,双手并用去撕扯尸体防弹衣上的东西。
Rogers扔下狙击枪,拿过背后的盾牌便从三楼阴影里的阳台跳出去,落在了小巷的另一头。

鹿羚的反应快到让人惊叹,Rogers几乎看不到他拾枪的动作,盾牌便已经开始吃子弹了。
但你还想跑到哪儿去呢,你背后是死路啊我的Bucky。
冬兵突然停下射击,手指在耳廓里按了一下似乎是在听指令。
他怔愣了一瞬,随即丢下沉重的机枪转身向着尽头的废弃大楼跑去。
猎豹筋腱发力紧随其后,踏过尸群时带出血肉碎裂的粘稠声。

冬兵轻盈的跳上楼外的铁栏旋梯,腰胯来回带动跳跃,机械臂帮助身体毫无疲惫的一次翻上一层。
他要翻过这幢楼。Rogers不愿意他翻过去。
跟在铁梯上必然要受到冬兵的压制,美国队长踹开工厂大门,从里面的楼梯盘旋而上。
猎豹很快追上了鹿羚。

隔着乌蒙的玻璃,Rogers看到了此时跟自己一同高度的冬兵。
他的嘴角像是按捺不住一般强忍着笑意而抖动着,抬起手臂甩出盾牌,击碎窗户,击破多余的铁栏。
巨大的响动惊的鹿羚一震。
Rogers跃窗而出,在空中用手肘卡住冬兵的脖颈箍在自己胸前,惯性撞的两人脱离了铁栏旋梯,失重的开始下落。

美国队长几乎要狂喜的炸裂了。
他死死的——却又小心的把惊慌的鹿羚圈在怀里,背部下坠砸得尘石满地。

然后他翻过身,一手掐住冬兵的脖子,一手按住他的机械臂,双腿卡着他的双膝。

惦念了一冬的他的鹿羚被他钉在身下无法动弹。
这样的胜利感让猎豹的双瞳灼烧得血红。


——————————
我今天整个人都很动物世界…
正好在跟列表的盾们讨论黑盾我就黑盾试试看…。
在空中咬脖子这个!写之前我去油管儿看了看猎豹猎鹿的视频看到一个这个姿势觉得帅进太平洋于是…。
虽然感觉受惊而迷茫的小鹿羚很适合“Who the hell is Bucky”的Bucky,然而最新的场照却只能看到一只包砸熊……。



#黑盾x冬兵#潜chi行han猎wei杀sui

My Prayer。:

 #黑盾x冬兵#潜chi行han猎wei杀sui

神盾局已经快半年没有获取到任何关于Winter Soldier的消息了。
那个神秘的刺客如同人间蒸发一样,黑进再多的地下网络与监控设施也没有任何踪迹。

而此刻拿到最新线报违反规定私自出勤的Rogers正浑身紧绷,带着近乎狂热的躁动在狙击目镜里盯着消失已久的刺客。
他像饥饿了一冬的猎豹,贪婪觊觎着寻觅已久的鹿羚。

冬兵正在执行任务中。
美国队长靠着隐蔽的位置,惬意的看着自己的鹿羚狩猎。
冬兵溅着血的一举一动他都觉得美极了,尽管他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明明一直在他脑海里的是Bucky以前干干净净的样子。

Barnes蹲在一具尸体旁边,低头在那人身上来回摸索什么,之后把他要找的东西放进口袋。
他干净利落的杀了整整一巷的人,现在正在清点战利品。
猎豹仍然在安静的等待。他要等到鹿羚的警惕性降到最低的时候,再扑上去,一击致命。

冬兵依然没有太过放松。
即使在遍地死尸中间,他也轻手轻脚小心的绕过也许隐藏着危险的物品,每隔两三秒都会突然抬头望向某个方向来确定没有被人跟踪。
但是他看不到阴影里的人。
这就是你的弱点,尽管在草原上捕食吧,你看不到灌木后面的猛兽。

猎豹如此专注,连睫毛都没任何颤抖,他在三楼的高度端着狙击枪,宽厚的背部弯出流线型的精练肌肉。
他等的就是现在。Rogers的喉结上下翻动着。
他看到Barnes终于把机枪放到地上,双手并用去撕扯尸体防弹衣上的东西。
Rogers扔下狙击枪,拿过背后的盾牌便从三楼阴影里的阳台跳出去,落在了小巷的另一头。

鹿羚的反应快到让人惊叹,Rogers几乎看不到他拾枪的动作,盾牌便已经开始吃子弹了。
但你还想跑到哪儿去呢,你背后是死路啊我的Bucky。
冬兵突然停下射击,手指在耳廓里按了一下似乎是在听指令。
他怔愣了一瞬,随即丢下沉重的机枪转身向着尽头的废弃大楼跑去。
猎豹筋腱发力紧随其后,踏过尸群时带出血肉碎裂的粘稠声。

冬兵轻盈的跳上楼外的铁栏旋梯,腰胯来回带动跳跃,机械臂帮助身体毫无疲惫的一次翻上一层。
他要翻过这幢楼。Rogers不愿意他翻过去。
跟在铁梯上必然要受到冬兵的压制,美国队长踹开工厂大门,从里面的楼梯盘旋而上。
猎豹很快追上了鹿羚。

隔着乌蒙的玻璃,Rogers看到了此时跟自己一同高度的冬兵。
他的嘴角像是按捺不住一般强忍着笑意而抖动着,抬起手臂甩出盾牌,击碎窗户,击破多余的铁栏。
巨大的响动惊的鹿羚一震。
Rogers跃窗而出,在空中用手肘卡住冬兵的脖颈箍在自己胸前,惯性撞的两人脱离了铁栏旋梯,失重的开始下落。

美国队长几乎要狂喜的炸裂了。
他死死的——却又小心的把惊慌的鹿羚圈在怀里,背部下坠砸得尘石满地。

然后他翻过身,一手掐住冬兵的脖子,一手按住他的机械臂,双腿卡着他的双膝。

惦念了一冬的他的鹿羚被他钉在身下无法动弹。
这样的胜利感让猎豹的双瞳灼烧得血红。


——————————
我今天整个人都很动物世界…
正好在跟列表的盾们讨论黑盾我就黑盾试试看…。
在空中咬脖子这个!写之前我去油管儿看了看猎豹猎鹿的视频看到一个这个姿势觉得帅进太平洋于是…。
虽然感觉受惊而迷茫的小鹿羚很适合“Who the hell is Bucky”的Bucky,然而最新的场照却只能看到一只包砸熊……。



【盾冬/evanstan】神父與小惡魔 (2)

Rhapsodie:

第一話在這裡


神父桃跟小惡魔包設定,雙性注意


上一話一見面就突然施暴當然是有原因的(因為作者想吃強制肉(並不是)所以不要怪Chris,他基本上是個好神父


順說本話沒有盾冬


 


___


 


 


由於Chris左手環著Sebastian的背,所以在Sebastian睡著後全身所有的重量都放到了Chris身上,背上灰色羽翼自然也垂在Chris的手臂上。


然而Chris並不覺得沉重或不適,反而因為懷中柔軟的體溫以及毛絨絨的羽毛隨著呼吸起伏不時顫動所帶來的麻癢觸感而產生了奇妙的情愫。


他見過各種魔物,卻從未看過像這樣天真單純的惡魔。居然就這麼相信了Chris所說的話,甚至睡在剛才狠狠傷害過自己的男人懷中。


低頭望著Sebastian本來就有些肉乎乎,現在更因為哭得亂七八糟而紅紅腫腫的睡臉上,Chris彷彿被吸引般伸出了手,溫柔抹去依然殘留在臉上的淚水,接著馬上像是回過神來,為自己不尋常的舉動感到驚訝,有些困擾地嘆了口氣。


冷靜下來後仔細回想自己剛才的舉動,Chris忍不住抬起頭望著眼前的聖母聖子像,一手握住胸前的十字架在心中懺悔。


從事神職兼驅魔師多年的Chris,通常遇到惡魔時,他會視對方的惡意多寡選擇驅逐或消滅,絕不會施以性的暴行,連他自己都不明白究竟自己剛才是怎麼了,竟然會對這個小惡魔做出此等粗暴的淫穢之舉。


而且這個小惡魔背後擁有的是灰色的羽翼……看樣子這個小惡魔跟一般危害人類的惡魔並不一樣……或者,這也是一種誘惑男人的魅術?


將視線移向兩人貼合在一起的下體,剛才被自己侵入過的私密處依然留有鮮血,Chris忍不住將手伸了過去,用手指輕輕碰觸了紅腫的肉縫邊緣。


「嗚嗯……」


Sebastian原本癱軟在自己懷中的身軀突地一震,蹙起了眉心發出一聲悶悶的嗚咽,緊閉的睫毛又開始滲出了淚水,背後灰色的羽翼也跟著瑟瑟顫抖。


Chris趕緊抽手從那柔軟溫熱的地方離開,看到自己手指沾染的血液,為了內心湧上的罪惡感跟對這個小惡魔的憐惜,深深嘆了口氣。


無論如何,他都必須為自己一時衝動對這個可憐的小惡魔做出的傷害負責。


首先,就是先幫他處理傷勢。


於是Chris打橫抱起了Sebastian,穿過教堂後方的小門,在越過連結的長廊後,回到了屬於負責管理此處教堂的神職人員--由於目前這裡只有他一個人負責,所以也算是他個人的住家--的住所。


在將Sebastian抱進了浴室裡後,Chris將他輕輕放入浴缸並脫去了身上所有的衣物,擺了個舒服的姿勢讓他安穩的躺好,轉開了冷熱的水龍頭,用手確認水溫適當後,把Sebastian留在浴缸中回到教堂。


接著Chris將方才自己對Sebastian施暴後在聖壇留下的痕跡擦拭乾淨,鎖上了教堂大門並關閉所有照明後,回到他自己的房內從擺放醫療用品的櫃子裡拿出了消毒止痛的藥膏準備回到浴室幫Sebastian洗澡上藥時,突然傳來了Sebastian的慘叫聲。


心下一驚,Chris連忙朝著叫聲的來源,也就是浴室奔了回去。


一衝回浴室,Chris就看到包括頭頂,全身都濕透了的Sebastian驚慌又狼狽地十指緊抓著浴缸的邊緣,而儘管兩個水龍頭中依然不停流出水,浴缸的水大概只有七分滿,四周的牆面跟地磚上卻全是水,。


眼前的景象讓Chris很快就判斷出來,恐怕是睡著的Sebastian不小心滑進了水中,再怎麼遲鈍,差點被水淹死的狀況下Sebastian理所當然地清醒了過來。


不管怎樣,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先把水關起來。想著,Chris快步走到了浴缸邊,伸手關上了水龍頭,然後轉過頭去,映入眼簾的是Sebastian猶如驚弓之鳥般全身顫抖地對他發出質問的模樣。


「你……你要淹死我?」


「不是……你別害怕,我只是想要幫你清理身體,然後上藥,」抓著浴缸的邊緣,全身濕淋淋的Sebastian因驚懼恐慌而顫抖的模樣讓Chris心中同時升起了內疚與憐惜,趕緊退開來,朝著他攤開雙手表示自己沒有敵意,「我沒想到你會在我去拿藥的時候滑進浴缸裡,是我的疏忽。」


「真的……?」


Chris點了點頭,並盡可能地展現出善意的微笑,「我很抱歉,突然對你做出了那種事……雖然聽起來很像是狡辯,但請你相信我,我平常不會那麼做。」


……奇怪,這傢伙怎麼好像變了一個人?不可思議地在心中想著,依然抱持著不安跟懷疑的Sebastian一言不發地瞪著Chris。


眼見Sebastian雖然不再發抖,但盯著自己看的眼神中還是抱著害怕與敵意,Chris在內心苦笑著。當然了,他可是初次見面就突然被強姦,會害怕強姦自己的人也是理所當然。


「我除了是神父以外還兼職驅魔師,所以時常遇到惡魔來挑釁攻擊,不過……」Chris頓了一下,盯著Sebastian背後濕搭搭的灰色羽翼,「你不是普通的惡魔吧?」


見Sebastian輕輕點頭,Chris繼續追問:「那麼,你可以回答我,你是什麼?還有,你的名字是?」


「我叫Sebastian……」縮起身子,泡在溫暖的水中,Sebastian低垂著頭,開口一點一點地從他的父母,再到為何會想來到人間界等等他的過去通通說了出來。


靜靜地聽完Sebastian的敘述後,Chris將手放到下巴思考著Sebastian的話。


他並不懷疑Sebastian話中的真實性,因為他已經可以看得出來Sebastian是真的很單純。而且最重要的是Chris胸前的十字架並沒有反應。


他脖子上掛著的十字架施有特殊的法術,可以判斷剛才眼前的人是否說謊,若是說謊十字架就會發熱。


也就是說,Sebastian真的是天使跟惡魔的混種,而且是在很少接觸他人的狀況下長大的。


至於他下身同時擁有的雙性性徵,應該是遺傳自他的惡魔母親,掌管第二層地獄《愛欲》的君主。


這樣一切就說得通了,不管是他背上既不是白色也不是黑色的灰羽,還是他的天真無邪--居然會將自己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全部說給一個第一次見面就強暴自己的陌生人--以及自己對他所產生的情愫與欲望。


「……所以,你就離家出走,跑到人間來了?」


「嗯……」


你的雙親現在一定很焦急地在尋找你,你還是早點回去吧。


如果真的為Sebastian著想,那麼Chris應該這麼對Sebastian說,因為Sebastian太過單純,要是繼續留在人間界實在太危險了。


先不說才第一天就被莫名其妙的強姦,又傻傻地將自己的身世完全曝露給強姦自己的傢伙,雖然那個強暴他的人是自己,但Chris還是忍不住真誠地替Sebastian擔心。


然而當他沉思了一會,張開口吐出的卻是:「……那麼,你想不想留在這裡?」


「留在這裡?」Sebastian意外地眨了眨眼。


「你的雙親那麼忙,你也應該讓他們有自己的時間,而且我想你可以趁此機會多多學習外面世界的險惡。」一邊解釋,Chris在內心為自己找了個好理由,與其讓他到處亂遊蕩,還不如留在自己身邊比較安全,「這間教堂只有我一個神職人員,你可以暫時住在這裡。」


「真的可以嗎?」


「只要你願意。」


Sebastian眼中驚喜的神采讓Chris笑了笑,接著想起來自己原來的目的。


「你先洗澡再慢慢想吧,本來我想幫你洗的,但是既然你已經醒了過來我想就不需要我幫忙了,。」說著,Chris將手中的管狀藥膏放到了洗手台上,「藥膏放在這裡,可以消毒止痛,洗完澡後記得上藥。」


「嗯……」Sebastian紅著臉輕輕微笑,「謝謝你……呃……」


「我叫Chris,」Chris面露苦笑,轉身往門外走去,並充滿歉意地低聲說道:「你不應該謝我,我對你做了那種事,你應該要譴責我。」


看著Chris的背影,Sebastian小聲地嚅囁著:「但是……雖然剛才很可怕又很痛……但我覺得你應該不是壞人……」


……不是壞人?這個才剛強姦過你的傢伙?


Sebastian天真到近乎愚蠢的想法讓Chris又好氣又無奈笑,忍不住停下了腳步,轉身望向Sebastian。


「聽我說,Sebastian……」微一沉吟後,Chris對Sebastian教訓道:「我知道你生長的環境很單純,沒有人會對你懷有惡意,但有時候一個人對你好,不見得是出自好心,有可能是懷有什麼企圖,所以千萬別太輕易信任別人。」


像是在思考般地垂下了眼,好一會後Sebastian才開口小聲回問:「也就是說……你對我懷有什麼企圖嗎?」


本來說完話見已經再度轉身準備離開的Chris忍不住又停了下來,稍微側過頭,用眼角望了Sebastian一眼。


看著Sebastian歪著頭睜著無辜的大眼睛望著自己的可愛模樣,Chris無法抑制自己伴隨著難以啟齒的渴望所湧上的莫名焦躁。


他的內心在警告他,要他必須快點離開這裡,要是再繼續待在這裡,他又會被本能的衝動控制,傷害這個單純的小惡魔--雖說單純天真,卻比夢魔還令人難以抗拒的存在。


畢竟他身上流的有一半是屬於掌控『愛欲』之主的血液,即使他本人沒有那個想法,卻還是會誘發他人內在深沉的欲望,而且平常越是禁慾的人,越容易被影響。


然而Chris望著浴缸中濕淋淋的Sebastian,下腹彷彿受到重擊,他剛才還沒被解決的欲望又再度被撩起,情不自禁地往前跨了一步,並低聲問道:「……你覺得是什麼?」


Chris突然轉變的態度讓Sebastian感到了困惑,而當他看到對方下身那才剛傷害過自己的雄偉凶器時,危險的本能讓他背脊一陣顫慄,忍不住往後退,卻碰到了濕滑的牆面。


「……你想知道?」Chris抓住了Sebastian的雙手,微微一笑,「我可以現在就告訴你。」


 


 


 


 


 


 


 


 


TBC


 



___


 


 


各位想看Chris選擇本能還是理性?(毆



【盾冬】Black&White 28-35(黑白盾设定,3P,NC17)

茗茗子:

1-12/13-21/22-27


3P,这不是演戏。


黑白盾设定,黑盾→Steve,白盾→Rogers


太长太污,分两张图


28-31/32-35


还是TBC


-


好了!满意了吗!NTR!酸爽吗!


白盾终于出来了,下一章开始会是白盾视角了。


欢迎留言谈人生,私信也可以,比心


附赠本文男主角们对作者的表情↓




「盾冬」好吃不过饺子 好玩不如嫂子

落灯斋:

我的病呀是好不了了,正在变态的道路上越走越远。请先看设定,受不了不必勉强。
设定就是,吧唧从小就被卖到史蒂夫家给史蒂夫的大哥当童养媳。大哥当时在外求学,长年不归,吧唧岁数也小才十一二,家里就决定等吧唧成年了再行礼圆房。史蒂夫是嫡子但是因为又瘦又小老是生病所以特别不受待见,大哥的妈妈仗着儿子有本事就作威作福欺负史蒂夫母子,父亲也是视而不见听之任之。史蒂夫妈妈心灰意冷长年礼佛,当时才七八岁的史蒂夫受尽了冷遇和嘲笑,连仆人都不把他放在眼里,这时候吧唧出现了。初来乍到的陌生和恐惧在见到弱小受气的史蒂夫转变为满满的保护欲和责任感,吧唧竭尽全力地保护照料他的小叔子,在吧唧眼里小叔子就是他的亲弟弟。史蒂夫可以说是被吧唧一手带大的,不知不觉中对嫂子产生了难以言喻的情感。后来史蒂夫帮助了一个老叫花子,结果老叫花子乃是世外高人,赐给史蒂夫仙丹灵药,史蒂夫服用之后变身豪华版史蒂夫。豪华史蒂夫的能力很快得到施展,做生意和官场打交道、结交江湖人士无一不做的风生水起,家里的大权落到史蒂夫手里。这时候大哥回来了,家里准备让大哥和吧唧成亲,一家人都很高兴除了史蒂夫。史蒂夫一直认为吧唧就是属于自己的,没想到现在居然要和大哥成亲,从小到大所有好东西都是二娘和大哥的,自己什么都没有,现在居然连唯一的吧唧都要夺走。吧唧和大哥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都对彼此很有好感这更让史蒂夫出奇的妒恨,于是痛下杀手想至大哥于死地。谁知道大哥大难不死只是下半身瘫痪再也不可能行走和人道了。史蒂夫以为危机解除,恰逢要事就去了外地。等到回家才知道吧唧已经嫁给了大哥,并且十分悉心地侍候。史蒂夫妒火中烧要求吧唧离开大哥,自己会把吧唧安置在外宅好好爱护。吧唧十分震惊地拒绝了他,表示不会丢下丈夫,并且对史蒂夫有这样的想法而难过。在爱欲和嫉妒的折磨下史蒂夫丧失理智强占了吧唧,并且表示如果想要大哥和二娘好好活着那以后就得随传随到,任凭自己摆布。吧唧为保住丈夫的性命只得委曲求全,委身于史蒂夫。


    吧唧用汤匙将碗内粳米捣碎,盛了一些莲蓉鸡蛋羹和粳米拌在一起,舀起一勺放到嘴边吹凉,用唇瓣轻触确保温度适宜才把勺子里的食物喂给坐在旁边的丈夫。丈夫嘴一撇,大半的食物洒在衣襟,吧唧赶忙掏出手绢,擦干丈夫脸上、身上的污秽,接着再如此程序重复。大夫人心善,一向疼惜吧唧,眼见此景不禁夸道“吧唧真是个有心的,好孩子可苦了你了。”吧唧微微一笑并未言语,手里的动作亦没有停下。大公子遭逢大难,大权旁落到嫡子手中,二夫人气焰已大不如前,但往日的尖酸刻薄一时也是改不了的“他本就是下等人,有什么苦的?买回来也就当个丫鬟使,如今我儿遭难他倒交了好运,飞上枝头成了正室,要我说就是他妨了我儿子。”吧唧低头不语,眼圈已经翻红,丈夫口不能言心疼妻子受辱,握住吧唧柔夷小手,夫妻相视一笑,尽在不言之中。


   “哦,是谁妨了大哥,惹得二娘不痛快呀。”嫡子史蒂夫迈步进屋。二夫人如今很是惧怕从前视如蝼蚁的嫡子,知道他由儿媳一手带大,亲如弟兄感情甚笃,深剜吧唧一眼不再言语。吧唧兀自微微发抖并未留意婆婆不快。“今天怎么回来的这么早?”爱子归来,史老爷很是高兴“多少日子没在家里吃饭,早知你回来可不吩咐厨房多做几个你爱吃的。”史蒂夫笑道“今日事情完的早,就得了闲跑回来了。”眼神划过低头拌饭的吧唧落到桌上。“这鸡蛋羹一看就是吧唧的手艺,可想死我了,今日可有了他哪里还要别的。”史老爷见小儿子爱吃赶忙盛了几大勺放到他碗里,哪里还顾得不能吃硬食的长子。史蒂夫心中冷笑,从前便是如此,只是自己和大哥的处境调换罢了,看似父慈子孝,实则攀炎附热。 大夫人微微皱眉“你这孩子没大没小,知道你和吧唧熟悉惯了不当回事,可现在吧唧毕竟是你嫂子,怎么好直呼乳名这般不庄重。”


    史蒂夫哈哈一笑“我待吧唧的心意如何吧唧自然清楚,又何须拘泥于称呼。”吧唧只觉一阵恶寒,咬紧牙关强作若无其事。大夫人不满还待张口却被史老爷打断“咳咳,原就是个称呼,随他去吧。再说他与吧唧打小朝夕相处,名字叫得惯了也就不想改了。”二夫人见丈夫如此偏袒史蒂夫心中越发恼恨“呵呵,老爷说的可是呢。史蒂夫与吧唧可是青梅竹马,当真才貌相当天作之合。要我说着吧唧该是给史蒂夫三书六聘八抬大轿明媒正娶抬进咱家的。” 吧唧是被卖身入府,任由主人家或卖或打或嫁或杀,身份低微至极。二夫人将两人放在一处实指是讽刺史蒂夫从前的矮小虚弱,也是怒气攻心口不择言,将儿媳与小叔配合不但给亲儿带了绿帽还把整个史家置于枉顾乱伦姑息养奸的境地。


    话一出口无人不惊,吧唧当下几欲晕倒,大哥亦是气的身体发抖。史老爷把手中碗筷重重一搁“住口!不会讲话就把嘴巴闭紧了,若是再疯言疯语满口胡鈊就扒了你的皮!”二夫人自知理亏也不敢辩驳,只得低眉顺眼再不言语。“父亲莫要动怒,仔细气坏了身子,二娘有口无心怪罪不得。再说吧唧蕙质兰心冰雪聪明哪里是我配得上的,二娘方才如此说倒真是抬举我了。” 史蒂夫三言两语解了二夫人的窘迫,夸赞吧唧也变相恭维了大哥,史老爷脸色缓和,气氛也不再紧张。大夫人见儿子懂事识礼很是欣慰,接口道“这话不假。小孩子时候的事算得了什么呢?如今吧唧他们夫妻恩爱伉俪情深才是真正的天作之合。这儿媳妇本就是我们老大偏得了,姿容身量自不必说,仅就年纪轻轻却照料丈夫这般细心稳妥,一动一静皆以丈夫为先,若不是情到浓时又怎会如此心甘情愿。”


   大夫人说得吧唧脸颊发烫,轻声道“大夫人过誉了,原是我应该的。”大公子凝视妻子目光温柔。 “哦,近来大哥越发康健看来都是吧唧的功劳了。体贴入微固然是应尽之责,若是强求事必躬亲伤损了自己的身子倒还好说,就怕显得史家待人刻薄虐待儿媳为富不仁。”史蒂夫看似维护自家名声,心痛不已却是为吧唧劳心费神容颜清减。二夫人心胸狭窄性情蛮横,儿子残疾无缘名门闺秀,嫡子如今才貌双全炙手可热,无可奈何之下只得暗气暗恼,因此上,经常打骂儿媳出气发泄。吧唧有苦难言又心怀愧疚也就听之任之随她欺辱。史蒂夫见心上人日渐憔悴不盈一握,即刻猜到是二夫人有意为之,故此点明此时,二夫人做贼心虚以后再不敢过分刁难。 二夫人讪讪而笑,硬掫话题“老二这话有理,莫说别人,我看儿媳可比自己亲儿看得还重,谁要欺负吧唧我可不饶!再说有儿媳的贴身侍候才让我儿恢复神速,要不了多久就能给咱家添人进口了!”


   。老大重伤难治根本无缘风月,二夫人不过信口胡诌掩盖错处。老爷夫人一听之下大喜过望,只道康复有望闺房和睦,不由得探寻隐私连番追问。吧唧羞臊无措,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正面红耳刺之际,只听一声脆响大公子面前瓷碗爆裂,碎片飞溅,大公子首当其冲稍有挂彩,二夫人躲避不及伤势较重,额头脖颈满是血污,双眼一番昏厥过去。餐桌之上呼奴唤婢包扎救护乱作一团。 直至亥时,幸无大碍的伤患服药清理已毕,老爷夫人也各自安歇,残席狼籍经由打扫恢复如初。担心大公子受惊难眠,吧唧吩咐厨房煮来安神汤侍候丈夫服用,直等丈夫安然入梦鼾声大作方才吹熄蜡烛,扶墙而出。


    此时夜深人静四野寂寂,一日殚精竭虑之下吧唧已是精疲力竭昏昏欲睡,却还得勉力支撑去打子时的井水,明日为丈夫熬药。方子自然是二夫人讨到,需是由病者爱侣亲力亲为才有效果,吧唧夙兴夜寐日日坚持,可半年光景逝去大公子依旧不见起色。 吧唧走到后院,奋力转动辘辘汲水,突然一只大手从后伸出捂住吧唧口鼻,不及挣扎喊叫就被抱离地面,挟持进了柴房后的偏僻小屋。一片漆黑之中吧唧被扔到床上,烛台点燃重见光明,吧唧把头扭过去不想面对无礼凶徒,可惜身体柔弱毫无反抗能力,下一刻就被大力按压在床上动弹不得,无奈之下只得直视行凶之人。史蒂夫压在吧唧玉体之上,一手握住吧唧下巴,神情凶狠"那娼妇说得是真是假,你和大哥是否有夫妻之实。"吧唧羞愤交加,冷笑道"我们本是夫妻,何来虚实之说。"


    "你!"史蒂夫怒不可遏却拿吧唧无可奈何,脑筋一转,轻咬吧唧耳廓,吧唧避无可避任由史蒂夫为所欲为。"你不必诓我,我疼你爱你自然舍不得伤你分毫。可如果他当真敢染指于你"一字一顿道"我叫他们娘俩碎尸万段。" 说罢史蒂夫就要起身出门,被吧唧一把抓住衣襟"二夫人胡说的,你别信她。大公子万难痊愈一根指头都不可能碰我的,你别去杀他!"眼见吧唧维护大哥奋不顾身,史蒂夫妒火中烧醋海翻波,暗中下定决心,弑兄之罪背负无疑!"哦,既无夫妻之实,如何传宗接代?爹娘可是翘首以待呀,不如我助嫂嫂一臂之力。"吧唧咬住下唇强忍泪水"你且自便罢,为何还要这般侮辱欺负?今生今世他再难行走,你用瓷片伤他再多也是废人一个,难道真的不念半点兄弟之情,非要我们生不如死吗?"


   史蒂夫见心上人受苦自然也不好过,却始终气吧唧罔顾痴情另嫁他人,当日得知尘埃落定,自己犹如剖心摧肝万剐凌迟,他却视若无睹毫不在意,如今不过略伤大哥,他就这般心疼不舍,若是不罚你怎解我心头之恨!史蒂夫面沉似水出手如电,须臾之后身下之人玉体横陈瑟瑟发抖,只留下粉白色布林肚兜勉强遮羞。粗糙大手伸进肚兜在胸口大力揉捏,又挤又扯,细瘦长腿也被迫分开圈住熊腰。吧唧知晓在劫难逃,泪眼朦胧望向眼前狂徒"我的小史蒂薇去哪儿了?怎么会变成这样。"史蒂夫轻轻吻过吧唧额头,满眼深情地看着身下泪如涌泉的美丽双眸毫无躲闪,心平气和地回答"他一直在这儿,只是现在,他长大了。


    " 一夜纠缠满室旖旎,红烛泪干玉轮将沉。吧唧趴在史蒂夫怀里兀自昏睡毫无防备,史蒂夫看着怀中睡颜,胸如鼓锤喜不自胜,心神激荡之间一缕晨光洒在吧唧墨染青丝之上,彩云易散琉璃易脆,待到天光大亮就留他不住了。正欲伤神,心思一转,明明挚爱近在眼前唾手可得为何还自怨自艾?如今我大权在握只手遮天,就是要与我吧唧琴瑟和鸣长厢厮守,若是哪个敢阻拦,定叫他死无葬身之地!

未白孤灯:

你爱的角色肯定有特别的品质,这吸引着你
别把你的爱倾注偏了,你爱的角色,也是个人
他或许并非极端正直,或极端邪恶,但他有着他对这个世界特别的看法,他有着他不会舍去的信仰和理想
别为了刻意的写什么,去伤害你爱的角色
他是你喜爱的角色,而不是一个下贱的婊子